主页 > R佳生活 >让路捷运‧今结束营业‧玉壶轩不重开

让路捷运‧今结束营业‧玉壶轩不重开

让路捷运‧今结束营业‧玉壶轩不重开(吉隆坡30日讯)一场突如其来的捷运地下轨道工程计划,硬生生截停茨厂街往前迈进的脚步,也切断多家老店继续营业的生路。屹立茨厂街84年的老字号传统点心店――玉壶轩茶楼也因为被迫让路,而宣布于8月31日国庆日当天结束营业,正当许多老顾客在等待业者宣布新迁重开地点之际,玉壶轩第三代传人李慧菁却斩钉截铁的说,碍于成本的缘故,加上之前数个月都面对亏损问题,他们决定不重开玉壶轩。这意味着,属于老吉隆坡人的回忆又少了一块,人们从此只能从回忆里回味玉壶轩最拿手的“一盅两件"的古早味。过去数月生意不好玉壶轩承载着许多吉隆坡人啖食“一盅两件"的美好回忆,业者决定结束营业的消息传出后,不少吉隆坡人为之感到惋惜与不捨。对于结束祖业一事,李慧菁在人前总是轻描淡写说:“不捨得",不过,这淡淡的一句背后却是隐藏了无数挣扎。若不是捷运计划“轰隆隆"开至玉壶轩店面所在地的底层,若不是玉壶轩过去数月皆面对亏损窘境,她也不会硬起心肠结束祖业。李慧菁接受《》访问时坦言,玉壶轩过去数个月的生意不好,前来喝早茶吃点心的都是老顾客,而店里的食客也都是稀稀落落的。问她对结束祖业的感受时,她先是满脸笑容说:“毕竟做了这幺多年,不捨得是一定的事。"稍后,她再淡淡补上一句:“心口却是闷着的……"。提及许多民众都对玉壶轩“依依不捨"一事时,她依旧以淡淡的口吻反问:“若是可惜,那早就该来光顾了。"语气之无奈和无助,教人听后不胜唏嘘,久久难以释怀。说到底,玉壶轩始终被人们遗忘了一段日子。她披露,其家族于过去84年来都是向亲戚租用玉壶轩现用的楼面,而身为租户的玉壶轩,在政府决定徵地后,只能从政府手中取得2万8000令吉的搬迁费,84年的老字号茶楼,只换得区区2万8000令吉?自掏腰包遣散员工她说,碍于重新开店需承担极高的成本,加上茶楼之前已面临亏损,所以,玉壶轩在结束营业后不可能重开。“如今楼价飙高,即使重新租一间店面,租金也不便宜,若需另行装修,我们还得另外张罗一笔装修费呢。由此看来,我们根本不可能重新开店。"询及若捷运计划未涉及茨厂街,玉壶轩会否继续在茨厂街一角伫立时,她点头表示同意。她指出,她曾致函政府,要求政府代发员工遣散费,但不果,“结束营业时,我们必须自掏腰包付遣散费给员工,以安顿这批为玉壶轩效劳数十年的功臣。"关闭消息传开挤满人潮李慧菁说,她和家人原本决定让玉壶轩静悄悄地于月尾在茨厂街落幕,因此,他们之前只通知少数熟客有关结束营业一事,结果因一时说漏嘴而引起媒体关注,铺天盖地的新闻报导让玉壶轩一夜之间成为众人目光焦点。“当玉壶轩即将结束营业的新闻上报后,茶楼隔天清晨就迎来了一群又一群的顾客,当时适逢开斋佳节假期,前来茶楼的顾客络绎不绝,把茶楼挤得水泄不通。由于这是她和伙计始料未及的事,因此,他们当天忙得一团糟。接下来数天,人潮依然不断,店内大排长龙,茶楼似乎恢复当年最辉煌灿烂的时代,中间生意惨淡的片段,彷彿不曾存在。“曾有顾客对我说,他曾于二三十年前前来光顾,有些则说儿时常跟随家人前来吃点心,大家拿着相机在店面各个角落拍照,拍下老伙计推点心车、拍下玉壶轩招牌、拍下点心包点的画面,把一切可以拍的,都拍摄下来留念。"人们紧捉着玉壶轩仅剩的时光,从中寻觅属于自己对老吉隆坡的回忆。感激老伙计用心付出自玉壶轩结束营业消息传出后,玉壶轩店面的人潮络绎不绝,店里的伙计、点心师傅及厨师,每人都为了应付庞大客人流量而累垮,有的更捱得冒黑眼圈,李慧菁看在眼里,心里很是感激这群老伙计。“他们已经很累了,却没半句怨言,这很难得。"或许,老伙计都明白玉壶轩只剩下这几天了。她披露,点心及包点师傅每天清晨2时就起床为开市作準备,烹製点心应付庞大的顾客量。每天约清晨6时,就会有顾客踏入茶楼,点心包点多在早上9时许售罄,“迟到"的顾客只能失望而归。“店内的点心及包点是以纯手工製作,师傅一开工就毫不停歇地搓麵粉,但所製作的点心仍不足以应付食客的需求。"玉壶轩早于去年就接获政府徵用土地的消息,但因为政府迟迟未宣布确实日期,以致李慧菁与伙计们一再等待。在这段期间,她不可能另聘新伙计帮忙,因此,只好依赖现有的十余名师傅及伙计继续支撑下去,陪伴玉壶轩到结束营业的最后一刻。店面向亲戚租用李慧菁说,玉壶轩是家族生意,但店面却是向亲戚租赁,因此,当捷运公司要求业主在动工期间搬离店面长达半年,在这段期间获得赔偿租金的是店主,而不是租户。“业主将会把永久地契交给土地局,以在地契上阐明店面地底下有一道捷运隧道。"她说,业主顾及将来变卖土地时,因地契上添加了此项声明而变得不再有价值,唯有决定“永远变卖"土地。“永远变卖的意思是这栋楼将不再归业主所有,就好像卖屋子一样,只不过卖屋子是你心甘情愿,这里却是通过法令强制屋主卖屋,不能算是自愿。"询及她可知赔偿价码时,她拒绝透露,但她声称,当局是依据市价作出赔偿。如今楼价极高,赔偿价格岂不是很高?她笑称,政府并不愚蠢,早在拟定1960年徵用土地法令时已阐明,赔偿价格必须是宪报日期12个月前的平均楼价。“徵用土地宪报日期是于发出,因此,赔偿价格必须是这个日期的前一年,即至期间,这一区的店面的平均楼价。"最后一天不加製糕饼8月31日是国家庆祝55週年独立日,玉壶轩选择在这一天走入历史,对于这一天的来临,李慧菁说,“我也不知该如何面对。"她坦言,毕竟当天已是茶楼最后一天营业,所以他们不会特别加製糕饼、点心或包点。“师傅及伙计在结束营业后会重返店面,协助收拾东西,土地局给我们3个月的时间,以进行善后工作。"面对祖业结束营业,李慧菁不无感慨。她说,年迈母亲一再埋怨指玉壶轩是爷爷李海打回来的江山,一想起结束营业一事,老人家就耿耿于怀。许久没到点心店的李老太,这几天却嚷着要到店面帮忙。李慧菁只能无奈地安慰妈妈:“那也没办法,我们确实面对亏损。"/报导:叶珮盈‧2012.08.3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