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R馨生活 >当网红二创遇上权利人,商标戏谑仿作的正面对决!

当网红二创遇上权利人,商标戏谑仿作的正面对决!

当网红二创遇上权利人,商标戏谑仿作的正面对决!

空中英语传教士

个人的判断是,呱吉实际使用「空中英语传教士」时,在 「用字」 与 「字体设计」 上都与空中英语教室所注册取得的商标神似。

「基督教救世传播协会」的主张:

根据信函内的主张,有商标法第 70 条着名商标的商标侵权,而第 69 条是商标受到侵权时可以主张的权利,这里的状况当然就是把影片移除。

看到法条,略懂略懂商标法的人就会理解,为什基督教救世传播协会要主张「空中英语教室」是「着名商标」。因为「着名商标」保护的範围比「一般商标」更广泛,一般商标的保护在于禁止他人以「相同」或「近似」的 Logo 设计,使消费者在购买时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但,着名商标的保护更扩大到商标权人的「商标识别性」与「信誉」保护。

在基督教救世传播协会的主张中,认为原本欲搜寻「空中英语」的网路使用者,可能会因为关键字近似,而导到「空中英语传教士」的影片,又认为搭便车的「空中英语传教士」,其影片内容为「黄色影片」会使「空中英语教室」品牌的信誉受到减损。这些假设,都是基督教救世传播协会在法庭中必须提出证据证明,也就是说,该协会可能必须证明: 搜寻「空中英语教室」时会出现「空中英语传教士」; 「空中英语传教士」的影片有减损商标识别信或信誉的结果。

可能看到这,你会跟笔者一样,不免俗要来一句「举证之所在,败诉之所在…」,但别急…我们还是得继续看下去。

「呱吉」二次创作诙谐仿作的主张:

当呱吉主张诙谐仿作时,其实就说明了,他确实是在「致敬」空中英语教室的商标,但这一个「致敬」的动作可能同时涉及两个法律议题,一个就是我们前面讨论的「商标侵权」,另一个则是因为「空中英语教室」的文字商标是经过字体设计的,而「空中英语传教士」的字体设计很明显的是改作自空中英语教室,因此可能有「着作侵权」的问题。而这部分,也是呱吉提出以诙谐仿作作为主张的原因,以下就来聊聊「商标的戏谑仿作」与「着作权的戏谑仿作」:

商标的戏谑仿作
过去,已有「商标戏谑仿作」的案例于法院作出判决,我们可以从最近期的判决书中了解法院的心证:

白话的说,法院的意思就是,商标的戏谑仿作必须有「文化贡献」或「社会价值的展现」,这样才有牺牲商标保护的必要,否则就是搭便车!侵权!

着作权的合理使用
以着作侵权来说,首先必须说的是,目前现行法中是以「合理使用」作为抗辩,因为「诙谐仿作 Parody」的学说虽然有被讨论纳入合理使用的立法,但是目前仍未实现。根据智慧局的解释函令,目前仍是透过着作权法第 65 条「合理使用」作为检验:

大致将双方于法律程序中可能涉及的法律争议整理到此,笔者也必须表态支持呱吉决战的态度!「空中英语教室」如何证明「商标使用」与「关键字搜寻」以及「品牌信誉因此受有减损结果」这一连串事件之间的关係; 呱吉如何主张利用「商标与着作的戏谑仿作」所表达的言论,具有公益价值,属于合理使用的範畴。在这个几乎人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双方的攻防,都有我们值得观察的地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