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曼生活 >大宝森节回收椰子计划喊停 槟150万丢垃圾场

大宝森节回收椰子计划喊停 槟150万丢垃圾场

大宝森节回收椰子计划喊停 槟150万丢垃圾场
报道:张嘉敏、纪维新

当椰壳与椰肉随着椰汁四溅中分裂,看在回收业者眼中,似乎是一张张的钞票被抛在空中,然后火花,最后幻灭。

这样的描绘或许多了些罗曼蒂克的忧伤,但是,根据槟州消费人协会早前指出,单在槟州,信徒在大宝森节期间就丢掷了40万至50万个椰子。该协会更直言,每个市价达2令吉至2令吉50仙的椰子,往往会在大宝森节庆典期间调涨至3令吉。换言之,我们有如砸了150万令吉在街道上,而且这只是槟岛的数据而已。这,是事实。

有鉴于此,槟岛市政厅于2013年便开始有回收椰子的计划,然而,当记者跟进后却发现,原来有关计划基于某些因素被拖迟至2014年才开始,更在2015年后喊停。这究竟是怎幺一回事?为何大宝森节椰子回收会以失败收场?我们真的无法做到更珍惜资源吗?

大宝森节回收椰子计划喊停 槟150万丢垃圾场

彭文宝表示市政厅不会回收抛碎的椰子。

一个椰子从椰壳至椰肉都具有多种用途,其回收价值甚高,但最终命运却是送往垃圾场堆填。

槟岛市政厅城市服务组主任穆巴拉指出,市政厅自2014年便与Hampshire私人公司合作,回收在大宝森节期间所抛碎的椰子,进行加工制成肥料。 

无论如何,他表示,由于该公司的问题,回收计划于去年喊停,因此去年的大宝森节期间所收集到的200.05吨椰壳全都送往日落洞垃圾场做堆肥处理,而今年亦是采取同样的做法。这意味着,150万最终却被送往垃圾场进行堆填。

私人公司透露详情

记者曾尝试联络Hampshire私人公司的负责人,但该公司却要求查看提问才决定是否作回应,惟记者发送提问后该公司却不愿透露详情,仅表示今年则没有这个打算。 

掌管槟州环境委员会的行政议员彭文宝接受《》记者访问时说,由于大宝森节期间所使用的椰子,涉及宗教敏感问题,于是槟岛市政局垃圾车每年在收集抛碎的椰子后,直接载送至日落洞垃圾场。

他说,市政局不会回收这些被抛碎的椰子,只是将全部椰子收集后,载送至日落洞垃圾场加工处理。无论如何,市面上没有取得任何相关的产品,使得这些椰子究竟是否重新加工后推出市面不得而知。

大宝森节回收椰子计划喊停 槟150万丢垃圾场

在每年大宝森节庆典中,槟州信徒共丢掷数十万个椰子,而“浑身是宝”的椰子,其最终命运是被载送至日落洞垃圾场转化成肥料。(档案照)

数量少不符经济效益

尽管Hampshire私人公司不愿就为何停止回收椰子置评,不过,另一名拥有回收椰子经验超过20年的的业者朱顺发却大概知道怎幺一回事。

从1991年开始从事回收椰壳行业的朱顺发披露,在大宝森节期间回收椰子并不符合经济效益,因大宝森节不是常年性活动,收集到的椰子有限,所以需要衡量费用的问题。 

他解释,以2016年大宝森节期间回收到的200吨椰子来说,其中只有约50吨的椰壳,而50吨的椰壳只能制成约10吨的活性炭年,该公司每个月生产1500吨的椰壳活性炭,这需要收集4000至6000吨的椰壳才能制成,所以200吨的椰子其实是非常小的数量。 

不过,他说,若市政厅有意回收大宝森节的椰子,应尽量避免椰子与垃圾混合,因这样将造成处理的费用增加。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在大宝森节中观察所见,信徒们丢掷的椰子中确实混杂着塑料杯、塑料袋、塑料瓶之类的垃圾。这无疑令业者们在原本就赚不多的情况下,更加重了当中的成本负担。

确实,若生产一枚50仙硬币的成本是上千令吉,那是相当不划算,也不符合经济效益的做法。套用在私人界回收椰子上亦然。

大宝森节回收椰子计划喊停 槟150万丢垃圾场

兴发集团早通过兴发制造公司,从椰皮中提取椰丝纤维及椰糠,经过加工后将之制造成附加值产品。

用途多 回收价值高

其实,椰子被剥开外椰皮及中椰皮后,其椰丝及椰糠可制成扫帚、刷子、地垫、绳索及其他家庭用具,至于质地较坚硬的内椰皮即椰壳,可制成餐具、饰品及活性炭。

朱顺发说,人们普遍把椰肉食用后便丢弃椰壳,但其实椰壳的回收价值高,加工后可制成活性炭、艺术品等等,也可把椰壳磨成粉制成蚊香。

他说,他经营的两家公司即毅晶有限公司(Affigen)及Kekwa Indah私人公司主要向椰园、椰场及巴刹回收业者丢弃的椰壳,再制成活性炭,除了在本地市场上出售,也输出到日本及台湾等地。

另外,其公司也把活性炭制成滤水器,出口到欧洲国家。 

“其实,回收椰子是符合经济效益的,因为制成的活性炭成品价值高,在本地也有良好的市场。”

无论如何,由于大宝森节进行的回收成本较高,加上一年才一次,因此他并没有在那期间进行回收。

大宝森节回收椰子计划喊停 槟150万丢垃圾场

方春盛:椰子的回收价值肯定不仅做肥料。

附加价值高加工后椰皮变黄金

剥开椰壳后的雪白椰肉,除了可直接掏出食用外,也可用来做菜、榨汁及榨油,并制成椰浆、椰油及椰蓉等,甚至可制成椰子加工食品如椰肉罐头等。

至于椰水,可直接饮用作为清凉消暑用途,或者通过发酵后制成椰花酒或椰果。但是,对本地一家从事制造和销售生物质产品的兴发集团而言,被丢弃的椰子废料,似乎价值更高。

早于1997年,公司便懂得通过回收的椰皮中提取浅棕色椰丝纤维及椰糠,经过加工后将椰丝纤维及椰糠制造成附加值产品,如椰丝床褥、椰棕垫和椰棕片等,将毫无价值的“椰皮”变成“黄金”。

此外,椰丝纤维转为工业原料后,可制成床垫、坐垫、地垫、软垫式家具、汽车内部装饰和仪表板软垫等;而椰糠则适合作为农耕的水培用途。

于10余年前开始回收椰皮制成椰丝及椰糠的兴发集团董事经理方春盛多次强调说,椰子的回收价值肯定不仅是制成肥料,尤其是椰肉在食品加工市场非常“好价”! 

他说,其实该公司早年有回收椰壳,经过烧烤加工后制成块状活性炭,或是拥有过滤工程的生物质产品。不过,由于椰壳已非常难找,该公司近年已停止以椰壳生产的生物质产品。 

成本与利润值深思

不过,据知椰肉的回收价值是非常高,除了新鲜椰肉可制成椰浆外,椰肉可在晒干或烘干后,所制成的椰肉干可售卖给专回收椰肉干的公司,较后经过食品加工后,制成各式各样食品。

因此,他建议有关单位将大宝森节所丢抛的数十万个椰子,将已抛碎的椰子进行加工,即将椰壳及椰肉分开,然后交由专门处理椰子原料的公司,以便椰子在回收过程中可继续增值。 

他说,该公司目前主要业务是制造油棕空果串纤维丝和椰子纤维丝为主的生物质产品,譬如椰糠及椰丝纤维,然后转售给种植业者,主要是有关生物质产品非常干净,不容易滋生细菌损害农耕品。 

问题来了,本地业者的技术成熟吗?我们的基设上符合这样的要求吗?当中的成本与利润究竟呈现出怎幺样一个反差?这值得当局深思。

结语:
计划面对考验

槟州政府一直提倡环保,而市政厅也意识到回收椰子的经济效益,这,全值得鼓励。

回收值鼓励

然而,我们在推行之前是否忽略了什幺,以致椰子回收面对了考验?我们究竟又给了什幺样的援助来推动此计划?因为宗教的敏感,以及当中的成本计算上,导致回收椰子并没有达到业者们的预期,若没有去探悉,我们对椰子回收的情况也只停留在2013年的宣布。

愿与此文与相关单位共勉。

相关推荐